未分類

反駁“以賽亞書46章中的東方的鸷鳥不是指安商洪先生的預言”的異端們的主張 1

鷙鳥-安商洪異端們提出“東方的鸷鳥不是指再臨耶稣”的虛假主張。
理由是,在聖經裏“鸷鳥(肉食性猛禽類)”是以屍體爲食物的動物,具有攻擊、征服獵物的特征,也被用于攻擊、征服巴比倫的居魯士王。
因此,他們主張“不能將吃屍體的鸷鳥解釋爲上帝。”
讓我們來查看一下異端們非聖性經的主張吧。
這主張不過是個荒謬的主張。
首先,毀謗者們在上面主張說“不能把吃屍體的鸷鳥解釋爲上帝”,那麽也絕不能把攻擊獵物並吃屍體的獅子比喻爲上帝。
可是使徒約翰卻作了那樣的見證,這又該怎麽解釋呢?

  • 啓示錄 5:5『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:“不要哭!看那,猶大支派中的獅子,大衛的根,他已得勝,能以展開那書卷,揭開那七。”』

其次,以西結先知在目睹上帝神聖榮耀時,記錄說基路伯們有鷹的臉。吃屍體的鷹的臉怎能和神聖的上帝的榮耀同在呢?

  • 以西結書 1:10『至于臉的形像:前面各有人的臉,右面各有獅子的臉,左面各有牛的臉,後面各有鷹的臉。』
  • 以西結書 10:14『基路伯各有四臉:第一是基路伯的臉,第二是人的臉,第三是獅子的臉,第四是鷹的臉。』

像這樣,異端們作著連比喻的基本常識都沒有的主張。
比喻就是要從與比喻有關的方面上進行理解,不能朝著和比喻的原意圖沒有任何關系的不相符的方面去想
他們的主張就像“耶稣把自己比喻爲葡萄樹。葡萄樹紮根在地裏無法移動,可耶稣爲什麽會移動呢?”和問這樣的問題是一樣的。

那麽,聖經在哪些方面把我們的救主上帝比喻爲鸷鳥了呢?在鸷鳥的衆多特征中,是將上帝比喻爲攻擊獵物、吃屍體的鸷鳥了嗎?不是。

我們必須要正確地知道,上帝爲什麽要將自己比喻爲鸷鳥(猛禽類)。上帝之所以把自己比喻爲鸷鳥,是爲了通過養育、保護自己的幼仔,把幼仔背在翅膀上飛行的鸷鳥的特征,來體現自己是拯救、保護自己百姓的上帝

  • 出埃及記 19:4『“‘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,你們都看見了;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,帶來歸我。”』
  • 申命記 32:10-12『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,就環繞他、看顧他、保護他,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。又如鷹攪動巢窩,在雛鷹以上兩翅搧展,接取雛鷹,背在兩翼之上。這樣,耶和華獨自引導他,並無外邦神與他同在。』

像這樣,從埃及拯救百姓、在曠野親自安全地保護他們,並引導百姓到迦南,將這位救主比喻成了鸷鳥

就像過去以色列百姓們在埃及做奴隸之時遭受了痛苦一樣,在這末後時代也有衆多靈魂成爲靈的巴比倫的俘虜(假教會:啓17:1-5,13:1-8),在死亡中遭受痛苦。

因此,也同樣將親自拯救、保護、引導他們去天國的救主比喻成了“鸷鳥”。

分享到:

發表迴響